煤气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信业改革的市场和权力纠结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30 21:12:21 阅读: 来源:煤气过滤器厂家

这期的自媒体老友记本来已经有新的话题,但是我一直感觉《电信业再三改革,谁在搅局?》中,对于电信业的改革还没有说完,总感觉应该有一个结论性的东西展现给企业和读者。哪怕只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

电信业改革的市场和权利,本身就是电信业改革的自相矛盾的地方,市场和权利对于电信业来说,都是电信业体质改革最表面最边缘的地方,目前来说,改革最终的地方就是不触及核心利益的地方。

把三大运营商抛向市场中进行折腾是政府的本意么?

吴总,从2013年开始,首先,决策层开放了虚拟运营商牌照,其次,放松了宽带接入网民间资本进入的限制,然后现在又准备成立了家铁塔公司,这打打闹闹的几个阶段暗示表明,新一轮电信改革似乎已经启动,并隐约闪现出彻底打破垄断、真正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势头。官方说明这个是由政府主导,把三大运营商抛向市场中进行折腾是政府的本意么?

其实在行业是有一个规律的,每一次改革(包括电信改革)的红利已经释放殆尽,中国电信市场的发展亟须新一轮改革刺激。也就是说利益趋于平衡之时,就是改革进行刺激之日。这次的基站公司的建立的引进,政府的想法是好的,统一起来便于监控和管理。有人说,虽然分别由三大电信运营商出资组建,但国家铁塔公司却归属国资委管辖,且其一把手将由中组部任命。 换句话说,新的国家铁塔公司跟三大电信运营商级别一样,平起平坐。这样的说法完全是安慰三大运营商的,真正的目的却是在三家运营商的上层阶梯建一个商业性质的组织来管理三大运营商。这样对于一向是部署战略方的国资委可以进一次的开始执行战术了。基站公司的成立表面上看是提高了阶梯层次,实际上它是阶梯层次降低了,为了就是可以获取战术的执行权。这就是平时生活中咱们见到的,青蛙的每一次起跳前都要向后退几步一样,为了就是跳的更远。按照可行的电信体质改革,把三大运营商抛向市场是正确的,就应该在公平的市场范围内进行竞争,但是三大运营商的垄断基因根深蒂固,竞争一段时间后又垄断起来了。所以抛向市场只是一个手段,算是政府一个羞答答的本意吧。

权利和市场的结晶,基础固网

基础网络不只是移动互联网(基站、铁塔),还包括制约互联网产业进一步发展的骨干网,后者的垄断问题更是悬置多年未决。这是权利和市场纠结的另一个经典案例。首先给大家普及下什么是骨干网络,骨干网是连接城市和地区网的高速光纤网络,也是最基础的网络。由于历史渊源,目前中国95%的互联网国际出口、90%的宽带互联网接入用户、99%互联网内容服务商(ISP),都集中在中国电信和联通这两家公司。问题来了。

互联网公司要发展业务,需要向电信、联通租赁机房设备,购买互联网出口,然后通过优化出售给用户。由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主导南北市场,十分强势,买方不仅无议价能力,还备受卖方限制。

中国移动和广电目前都有自己的骨干网,但不能经营,缺少的就是骨干网牌照。发牌授予其经营权,互联网骨干网就由目前的一南一北垄断,变为四家竞争,就能激活整个市场。权利不允许,市场就是空城。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从移动到固网,决策层的调整思路极为相似:增加竞争主体,部分资源向民营资本开放(如移动转售业务、宽带接入网)。展望未来,移动业务已经先行一步,通过建立铁塔公司初步剥离基础网络。借鉴移动经验,固网宽带的进一步改革也只是时间问题。

国资委向左,电信业运营商向右

吴总,最近我又重新看了两遍电视剧《浮沉》,里面的国有体质改革对我的触动很大。国家发改委同意城市国有企业的改革,拨出改革资金,提出战略方向。而企业怎么按照下发下来的方向进行改革呢?所以执行力还在企业本身。但是自始至终贯穿一个问题,新的人员、新的机器、新的制度甚至是新的体制都出来了,老的员工、旧的机器、老的制度以及体制怎么处理?这些始终是困扰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重要原因。所以三大运营商的变革必然是如出一辙。剧中也给出了答案,虽然答案不是太明显。那就是怎么留住已经存在的和怎么引入新的东西?怎么要在两者矛盾中寻找一种折中点而达到一个平衡呢?往大了方面说,怎么在企业摊子越铺越大的同时,下面的产业链(企业内部和企业外部)怎样的一种协作关系而达到一种平衡?

这个问题比较大,而且问题深度太深。树大根深的三大运营商摊子越来越大,意味着下面的(企业内部和企业外部)产业链商业思维已经形成习惯。这个习惯不是几年内可以改变的。首先,从企业内部来看,现在中国电信业的每个省都有省公司,而且这些省公司都是竞争关系。电信业总部一声令下,让几十个省公司全面进行改革,使用新的机器、培训新的技术、修改新的工作制度,甚至有可能适当的裁员等等,那么问题出来了,你的这些革新在一二线省的省公司还可以接受,有些比较落后点的省公司做这样的操作就相当于重新组建一个新的省公司,他们肯定不愿意干。其次,这些新的玩意就一定会促进改革的进程么?就一定会达到一个积极的效果?所以为什么企业内部的改革政府不愿意参与,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看不到成果。所以只有在基础设施和市场上进行考虑怎么调控了。

至于外部,就拿目前的这个基站公司作为例子。首先,电信业的流程化是出名的,无论是项目还是建铁塔还是基站,往往都是各省分公司公开招标,用市场竞争的方式解决报价和质量控制问题。这个可能大家都知道。

其次,每个省公司所涉及的基础设施的施工单位,都是有长期的合作模式的,省公司一般都是用的省内的施工单位,为了就是地方保护。

济南西服订制

青岛制作西服

日照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