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煤气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大火的陈芊芊编剧真有那么赚钱赔七平二赚一水很深-【新闻】

发布时间:2021-10-25 17:24:27 阅读: 来源:煤气过滤器厂家

看大火的《陈芊芊》:编剧真有那么赚钱?“赔七平二赚一”水很深

在生活中,人们遇上了各种“不可思议”的事件时,总会忍不住感慨一句: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可随着近年来各种影视剧的推陈出新,曾经的“不敢写”似乎也越来越少:无论是后宫玄幻穿越仙侠等各种脑洞,亦或是职场生活家庭悬疑等各种细节,乃至律师公关中介漫画等各个行业,几乎就没有编剧们脑洞开不到的地方。

甚至有编剧连自己行业都不打算放过,像是近日突然爆火的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更是让编剧直接穿越进了自己的剧里……

那么,如今“宅经济”下的编剧行业,真实状况究竟如何?

1

“高光职业”成长艰辛

其中部分回报丰厚

在《传闻中的陈芊芊》剧中,作为编剧的女主角陈小千写好剧本后自叹“鬼才”,但因为资方、主演对剧本不满,于是在改与坚持之间纠结。

直到稿酬到位,卡上余额从五百多元变成两万多元时,陈小千的态度立马转变:“马上改!”于是,她在改完剧本后穿越到了自己剧中,并利用起编剧的“上帝视角”展开异世冒险……

剧集播出,引来了不少网友对于编剧行业的感慨:好的编剧太给剧加分了!

据微博

眼下,在不少影视剧的观众看来,国内影视剧单纯靠流量明星就想带动已是过去式,像是近年来引起现象讨论的《庆余年》、《安家》、《都挺好》等剧,在评价中除了往年常见的“演技在线”外,“剧情好看”更是在观众口碑影响中占比越来越大。

接受金融投资报记者采访的邓女士就表示:如今观众对网剧的看法相比此前有很大改变,现在很多大火受到观众喜爱的,最为重要的三点,一是故事剧情,二是明星流量,三是制作精良。

其中,比起制作精良,观众更在意演员的演技及剧情本身。明星如果只有流量无演技傍身,好感度会降低。可以说,随着观众审美提高,“人带剧”走不长远,“好剧捧人”越来越凸显编剧大大们的地位。

也有网友好奇,剧中的陈小千都穿越了,竟然还急着回去收稿费,难道具有“上帝视角”的编剧行业真有那么赚钱?

“编剧大多都不是月薪制”,有业内人士向金融投资报记者举例,像是有些名气的影视编剧被人约稿,五千万左右投资的电影,可能会有一百万上下作为剧本创作的费用,如果电影的投资换成两三亿或是几百万,剧本费用自然也会产生波动;而电视上播出的影视剧约稿,一般24集左右的可能就是每集五万元左右,但不同剧差距可能很大,“上下没个准儿!”

据报道,一线编剧正常情况下每年收入几千万元,二三线编剧的收入逾百万元,“稍微勤劳点,也能收入上千万”。

不过,相比头部编剧的“名利双收”,大多数编剧却很难如此光鲜。

如电视剧《琅琊榜》的编剧海宴,有消息透露当时其稿酬约800万元;而《奋斗》的编剧石康则曾在博客中抱怨酬劳太低,随后导演赵宝刚透露,石康担任《奋斗》编剧时收入有七八十万元;再如,此前媒体报道,有些不知名编剧甚至“枪手”,一集收入可能只有几千元。

据2019年发布的《中国编剧行业现状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专业编剧从业人数保守估算超过14万人以上,年度仅有3%编剧有作品得以落地播出,编剧从业者本身面临着竞争激烈、作品难以孵化落地的行业现状。

近日发布的《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创作者生态调查报告》则显示,报告中受访编剧税后年收入普遍在20万元人民币以下,占比超过七成。而在不足一成的上年度年收入超百万高收入编剧中,超九成从业年限都超过7年,其中更有36%达10年以上。

据《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创作者生态调查报告》

相关人士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相比数年前收入分配更加偏向演员、导演的状况,如今编剧的收入与地位已上升很多,尤其是网剧编剧,近年整体收入上升趋势更为明显。

2

“宅经济”下行业分化

新编剧后浪推前浪

金融投资报记者查询企查查获悉,我国共有编剧相关企业1676家,其中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的共1199家。相关企业中,工作室共1190家,占比多达71%。在编剧相关企业中,企业经营范围中包含关键词“编剧”的共有1538家,占比约为92%。

从编剧相关企业的注册资本来看,绝大多数集中在100万元以内,占比在81%左右。注册资本在100-500万元的企业数量次之,占比约为10%,远少于前者。

同时,还有更多编剧选择单干,有报告显示,目前近六成青年编剧处在“单打独斗”的状态,并没有相关的工作室、制片公司或是经纪公司。

据《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创作者生态调查报告》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单干的原因,一方面是不少流量编剧本身就是知名作家,即便不单独签约,也能将作品自由卖给相关公司;另一方面,则是编剧的工作性质导致作品难以量化与界定,因此同质化现象很容易出现,互相之间时有抄袭事件曝出,公司方面也是“赔七平二赚一”,使得部分公司认为专门培养职业编剧“不划算”。

事实上,虽然疫情之下“宅经济”带来的在家看剧等活动为影视行业提供了不少助力,而编剧作为创作者,在“生产”方面受到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

但由于不少剧组停拍、项目延迟,编剧想要卖出新作品、获得新项目,却也变得更加困难。

据三家视频网站与六大影视制作公司此前联名发表《关于开展团结一心共克时艰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受疫情影响,影视行业有60个剧组停拍,100个项目延迟,预计今年电视剧产量将比2019年下降30%,广告收入平均跌幅超过30%以上,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大幅度缩水。

企查查数据显示,从编剧相关企业注册量来看,2015年至2017年的三年来,编剧相关企业注册量逐渐上升,2017年的注册量为429家达5年之最,同比增长37%。2019年的注册量为194家,同比减少6%。

据央视中国电影报道,今年甚至还有知名编剧开始“直播卖剧本”,引起外界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人们印象中,编剧一定需要很强专业性的状况也在改变。在新一代编剧不断涌现的过程中,此前非“科班”出身的编剧也越来越多。

数据显示,在近年青年职业编剧的原身份中,属于“非相关行业从业者”的最多,占比高达22%;此外,小说、喜剧等其他文学形势创作者,非影视相关专业学生,以及其他身份的,合计占比则约达25%;真正出身于编剧专业的仅占15%。

据《2019-2020中国影视行业青年创作者生态调查报告》

有编剧从业者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讲,编剧行业的门槛相对不算高,只要“能写好故事”就行,有好的故事,能受欢迎,自然就算是好编剧;但同时,想写出真正受欢迎的故事并不容易,要最终坚持下来更不容易。因此,对编剧行业具有足够爱好乃至信仰也同样重要。

政策方面,《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对新编剧相关的扶持力度正在加大。据北青网报道,6月9日,为鼓励大学生剧本创作,发掘优秀剧作人才,提供大学生专业实践的直通渠道与才能展示的一线平台,中制协青工委携手北电文学系,发布公益比赛孵化高校“新编剧” ,借此挖掘、培养并孵化优秀的青年编剧人才。

此外,如青岛、杭州、海口等地,也在接连出台扶持影视文化产业新政策,加快培育充满活力的影视发展生态,力促影视产业再升级。

有分析人士表示,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小制作网剧愈加越受到关注,在这种情况下,努力让剧情出彩的“性价比”会更高,也令编剧发挥的作用愈发明显。

SWE300SD大型挖掘机

感恩相伴关爱相随湖北金刚山河服务万里行

打下东北第一桩沈阳帝铂旋挖队火了

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毛伟明考察山河智能